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法治人物 [本页支持双击滚屏]
分享到:
字体大小:
王辉:拄着拐杖去调解
发布时间: 2014-06-30   访问量:0   保护视力色:
    在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界集镇,十里八村无论谁家有个矛盾纠纷,都喜欢找他断断是非;哪家有个烦心事,也都喜欢和他掏心窝子,说道说道。
    他就是界集镇司法所所长、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王辉。三年来,经他调处的各类矛盾纠纷达315件,99%调解成功,履行率100%。因该镇矛盾纠纷都能得到及时化解,界集镇成为远近闻名的平安乡镇和信访工作先进“乡镇”,界集镇司法所被江苏省司法厅、宿迁市司法局表彰为先进单位,王辉也先后5次被省司法厅,市司法局,县委、县政府评为先进个人,2010年5月,王辉被司法部表彰为“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”。
在调解实践中,王辉坚持每天将当日和近期急办的、待办、缓办的事项,特别是村里上报的和自己排查出的各类不稳定因素,编写成摘要单独存放,经常翻阅并跟踪查询。几年来,他记了5万多字摘要,并经常照着本子上记的东西,有目的的进村入户了解情况,现场解决问题。2008年,县司法局将王辉这一做法总结成“王辉工作法”,在全县推广。

调解让他摔断了腿

2013年1月27日,星期天。
    正在家休息的王辉接到了杜墩村村干部打来电话,说该村村民王凯与同组村民祖成民因经济纠纷发生争执,村里调解无效,双方从辱骂发展到推搡,眼看一场寻常的经济纠纷即将升级为斗殴事件,请他前去帮助调解。
案情就是命令。王辉接到电话后,顾不上休息,连忙骑上摩托车赶赴杜墩村,他首先安抚好双方的情绪,劝说双方冷静下来,接着就开始了深入细致的调查走访。
    原来,几年前,王凯向祖成民借债六万元钱,双方商定一年后归还,利息按3分计算。可是几年下来了,王凯一直没有还钱,且利息也一分没付。祖成民多次上门催要,王凯不但不还钱,还时不时出言不逊。1月27日,祖成民又到王凯家要钱,双方话不投机, 就发生了口角,并引发肢体冲突。
王辉进一步向村组干部、群众了解情况,有的说:王凯向祖成民借钱是事实,且已经好几年了,不还确实不应该。有的说:每次要钱王凯虽然和祖成民吵架,但从没赖过帐,每次也都表示尽快还钱,主要是王凯家经济确实困难,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。有的说:祖成民要的利息有点高,这么多年下来,利息也不是小数,王凯能还本金就不错了。
    听了村组干部和群众的反映,王辉感到这起经济纠纷并不复杂,且当事人也没有更大的冲突,对调解好这一纠纷充满信心。
    眼见天色渐晚,王辉交代好双方后,让他们各自回家,并告诉他们第二天再来调解。
三九严冬,寒风刺骨。夜幕中,王辉跨上摩托车,疾驰在回家的路上。夜间的乡村漆黑一片,坑坑洼洼的乡间小路越来越模糊,就在王辉极力想辨清路的时候,突然,一个大坑出现在王辉眼前,他来不及转变方向,连人带车摔了出去,浑身疼痛难忍,特别是右腿,一阵阵剧痛。很长时间,他才在黑暗摸索着爬起来,吃力地扶起摩托车,慢慢向家骑去。
    挨过了一个漫漫长夜,王辉发现自己的右腿肿得像馒头一样,针扎样的疼。但想到头天的承诺,他顾不了许多,找块旧布把腿肿处用力一裹,吃了两片消炎止疼药,骑上摩托车就向杜墩村赶去。
他把王凯和祖成民找到了一起,让他们说说自己的想法,并耐心地做他们的思想工作。看着王辉一会到这边讲讲道理,一会到那边说说法律,走路一瘸一拐的,还不时地紧皱着眉头,王凯和祖成民深受感动,表示一定服从调解。最后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:王凯当天还给祖成民一万元借款,六月份、十二月份分别还三万元和两万元。祖成民还主动放弃了借款利息,双方握手言和,在调解协议书上签了字。
    调解结束了,王辉却再也起不来了。村里赶紧派人将他送回镇上。到县医院一检查,医生诊断其右腿多处软组织擦伤、小腿骨折,当即给他打上石膏,嘱咐他一定要卧床静养三个月。
这次调解在王辉多年的工作生涯中只是一件平凡的小事,但就是这件小事,却在老百姓心中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使得当地老百姓提到王辉就竖起大拇指。

拄着拐杖调解纠纷

    2003年春节刚过,王辉没有遵照医生要求休息3个月的嘱咐,仅在家边治疗、边休息了20多天,就拄着拐杖到单位上班。
    王辉刚到办公室,就把镇里专职调解员老杜找来,问他春节期间矛盾纠纷调解工作情况,有没有发生矛盾纠纷,还有没有未调解好的纠纷。
    俗话说:伤筋动骨一百天。老杜见他拄着双拐,腿还没好利落,犹豫了一下,说:“没有什么矛盾纠纷,你安心休息,不要操心。”
    他俩正说着话,一个40多岁的村民急急忙忙走进了司法所,进门就说:老杜,你快把我们的事给解决了吧,不然,我出去打工也不安心啊。
王辉忙问怎么回事,老杜不得不把这事说了出来。原来,
家住杨岗村的杨凯,5年前将自己的房子以2万块钱卖给了姐夫许贤龙,因两人是亲戚关系,当时并未签订买卖合同。由于房子拆迁, 年初,政府发给许贤龙补偿款6万余元。杨凯打工回来得知情况后,前去许贤龙家要补偿款,并声明当初的房子只是租并非卖,而许贤龙则坚持房屋是卖给他的,就是不给杨凯补偿款,双方僵持不下,就找到镇调委会调解。老杜调解了两次未果,正准备再到村里调查,杨凯却找到了所里。
王辉知道情况后,二话没说,拿起拐杖就让老杜骑电瓶车带他到杨凯所在的村里,老杜无奈,只好带他来到了杨岗村。
    一到村里,王辉就拄着拐杖,走东家、进西家,一家一家了解情况:有的说,时间长了,记不清了;有的说,肯定是卖的,那房子租它有什么用;有的说,怪就怪当时没立字据,现在说也说不清了。通过了解,虽然有人说记不清了,也有人说不知道,但没有一人说是租的,又通过了解杨凯房屋的面积、质量、结构等情况,他心里有了底。由于天晚了,王辉干脆和老杜在村里亲戚家住了下来。睡下后,王辉和老杜说调查的情况、自己的看法和调解打算,直到不知不觉睡去;老杜则听到王辉睡着后,不停地哼哼,想到他拄拐走了一天,肯定是腿又疼了,禁不住眼睛发热。
    第二天一早,王辉把杨凯、许贤龙找到了一块,开始调解。他首先让杨凯说说房屋情况,然后问他:你说是出租的,有证据吗?杨凯说没有。他又问杨凯:象你那房屋,出租5年2万元,且一次付款,现在租给你,你要吗?杨凯无语。他又问许贤龙:你说卖杨凯房屋有证据吗?许贤龙说没有。王辉对他说,亲兄弟明算帐,现在是法治社会,凡事都要讲证据,以后要接受这个教训。许贤龙连连点头称是。接着,王辉又向他们说了在村里调查了解到的情况、自己的看法和调解意向:杨凯和许贤龙房屋系买卖行为,补偿款依然归许贤龙所有,同时,许贤龙补偿给杨凯1万元。两人均表示同意。 
   看着杨凯、许贤龙在调解书上签字,王辉深情地对他们说:“你们是亲戚,希望以后一定要好好相处。”
看着王辉拄着拐杖、坐上老杜电瓶车离去的身影,杨凯和许贤龙心里顿时生出了由衷的敬意。
在老杜的调解记录里,清楚地记录着王辉受伤后的调解案件,春节以来,他共调解大大小小矛盾纠纷16起,哪里发生矛盾纠纷,他就出现在那里,一时间,人们经常看到他拄着拐杖,走在大街小巷、亲临调解现场的身影……

最对不起的人就是父亲

    2009年,王辉的父亲生病,经常呕吐,咽不下去饭,胃部感觉象针刺的一样难受。开始,以为是食管炎,也没有太在意。过了一段时间,父亲的病情日渐加重,人也消瘦、憔悴了许多。家人将老人送到医院检查,结果一出来,大家就傻了,原来父亲患的是食道癌,需要马上手术。家人赶紧将父亲送到南京的大型医院,并定下了手术的日子。
    就在王辉要去南京陪父亲做手术的当口,镇里出了两件纠纷拖住了他的腿,一是颜圩村群众因争水打了起来,二是安东村一名群众喝喜酒猝死在酒桌上。两起纠纷都很紧急,需要及时调解。王辉无奈,只好留了下来。电话中,父亲对他说:孩子,自古忠孝难两全,你一定要安心工作,干好工作,有你弟弟陪我,你就放心吧。
面对如此深明大义的父亲,王辉泪流满面,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父亲手术成功,并毅然起投入到两起矛盾纠纷调处之中。
    先说颜圩村的放水纠纷。由于连日下雨,颜圩村村民孙宝民的麦田积水一片,刚出土的小麦苗全部淹在水里。孙宝民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他想放水,下水头的裴永元就是不让他放。
王辉骑车赶到现场时,只见孙宝民拿着铁铲子喊叫:“你给放也要放,不给放也得放!”而下水头的裴永元则声音更大、气势汹汹:“你敢放,我就叫你躺在这里!”两人各自拿着铁锹往一块走,眼看打斗就要发生。
见此情景,王辉迅速站在他们中间,大喊:“你们都站住,有话跟我说。”
孙宝民:“他不让我放水,我家的小麦就被淹死了。”
裴永元:“去年栽水稻,他家在上水头,他把水堵住就是不让往下放,弄得我家水稻田里经常没水,现在我就是不让放水,让他也吃吃苦头。”
    了解到根源后,王辉首先批评了孙宝民,接着向他们讲解了法律关于相邻权的有关规定,使他们都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。
    王辉从孙宝民手中拿起铁铲,亲自放起水来,孙宝民和裴永元都低下了头。
再说安东村喝喜酒猝死纠纷。安东村王成亚儿子结婚,同村村民王殿然前往贺喜,结果因为酒喝多了猝死,镇派出所出面调解,没有调解成功。王殿然儿子王松,刚刚年满19岁,他听别人说上访可以解决问题,于是到镇政府讨说法,并扬言要到县里上访。
    王辉接待了王松,给他做了耐心细致的思想疏导工作,对他父亲不幸去世,表示同情,让他相信镇政府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。王松对王辉的话表示相信,同意调解,但要求必须在元旦前给说法,否则,春节不在家过了,继续上访。
    稳住了王松,王辉立即到派出所了解案情。原来,王殿然喝酒猝死后,派出所在调解时,同桌的9个人都说王殿然生前好酒,喝多了全是自己要喝的,别人拦都拦不住,更没有人逼他喝,没人愿意给予经济补偿。
    王辉觉得这个案子调解难度大,于是他重新梳理了调解思路。他首先了解同桌9个人在地方上的影响力,然后按照影响力的大小逐个做工作,事实证明这个方法很有效,做通了一个人至少带动另外一至两人给付补偿。在做其中一个人工作时,王辉先后20多次来到他家,苦口婆心地给他讲法律、讲道理、讲责任,引导他将心比心、换位思考,甚至帮他扫院子、喂猪,终于感动了他,答应对王殿然死亡给予补偿。就这样,在王辉的努力下,9个人在元旦前都把补偿款交给了王松。
    两个纠纷调处完,王辉的父亲也病愈出院。看到父亲苍老的面孔,想到父亲病重,在生死线上挣扎了一回,自己却没能陪伴在父亲身边,他感到很是愧疚。但他又想到老父亲手术前给自己打的那个电话,只有自己工作干好了,帮老百姓干了实事,才能对得起父亲的嘱托。

农忙季节从没回家帮忙

王辉家住曹庙乡,距离工作单位界集镇仅十多里路。就是这短短的十多里路,十年来,王辉却没能在农忙时回家帮助妻子,家里5亩多承包地,收种全落在妻子身上,每想到此,王辉都感到愧对妻子。
他不是不想回家帮妻子,农村出生的他对土地有着深深的爱,也想享受在土地上播种、收获的快乐;他不是怕吃苦,从小就在土地上摸爬滚打,练就了一副好身板,干点农活就是对他来说就是小事一桩;他更不是不爱妻子,他和妻子从恋爱到结婚, 20多年一直没红过脸。
他太忙了,每到农忙季节,都是乡镇维稳、矛盾纠纷排查工作的关键时期,也是矛盾纠纷的多发期,王辉根本走不开。就说最近一次吧:
2012年夏收,王辉考虑到妻子患脑梗塞刚治愈不久,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,便加班加点,把全镇的矛盾纠纷全面排查一遍,又把手头的工作安排好,提前向镇党委、政府请了假,准备回家农忙。就在他准备回家的时候,王滩村一个叫王虎人来到了镇政府,请求政府为他处理树权纠纷,无奈,王辉这个农忙回家的想法又泡汤了。 
王虎年近四十,早年入赘到云南,因经济困难,他想到老家还有部分早年栽的树能卖了,于是,他回来卖树。谁知邻居王平占用了这块树地,不承认树是王虎的,王虎争要无果,便一纸诉状将王平告至法院,法院却拒绝受理。无奈,王虎找到了镇政府。
王辉接待了王虎,又来到村里了解情况,由于时间太久,村民很难说清树是谁家的,王辉一时无法界定树的从属,只好一户一户地走访了解。王虎见过去了几天镇政府仍然没给个说法,心里着急,常常脱光上衣跪在镇政府门前,引来众人围观。
王辉同样着急,每次王虎脱衣跪在镇政府门前,他都帮王虎穿好衣服,将王虎拉到办公室,劝说他不要采取偏激行为。每到吃饭时,王辉还把王虎带到食堂,自己掏钱给他吃饭。与此同时,王辉天天到王滩村走访,与村民、党员干部交谈,与王平协商,并联合法院和派出所,就王虎的树权主张,拿出具体的界定方案。就这样,经过一个多月的多方调解,双方终于达成了协议,王平赔偿王虎5600元,村委会帮扶王虎2000元。
一个多月过后,农忙早已结束,当王辉回到家中,看到又黑又瘦的妻子、晒干入库的麦子,禁不住流下了热泪,感到欠妻子的太多太多。他抱住妻子,对她说:“下个农忙我一定回家帮你!”这简简单单一句话,却饱含了一个丈夫对妻子深深的愧疚。
拿到了钱的王虎想到由于自己的纠纷,使王辉在秋收大忙没能回家帮忙,心里十分愧疚,他来到王辉办公室,掏出500元表示感谢,王辉严肃地对王虎说:“要是为了钱,我是不会在大忙季节,不顾妻子一个人在家劳累受苦而不回家帮她,作为一名共产党员、一名司法工作者,我为的是肩上的那份责任。(程遥、胡慕伟、李潼阳)
扫描二维码收藏本页面链接
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

版权所有:宿迁市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: 宿迁市电子政务办公室 技术支持:开普互联

,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

苏ICP备08010541号